收藏页面     下单流程
分站加盟
首页>空包>正文

空包网黑产浅析:美团抽成10%:一份外卖背后的代理权争夺

2019/11/15    来源:空包90    作者:admin    分享到:

  空包网黑产认为,现在很多人在没时间做饭或是工作太忙时都会选在点来美团,点一份餐,没有太长时间的等待就会绕过热腾腾的饭菜送到自己的面前,这样的便利让很多人爱上了外卖服务,也让美团外卖十分成功的竞逐着市场。很多商家在入住美团后,这样一个拥有很多客户的平台,也拥有着巨大的消费流量,增加自己的营业收入,但如今很多商家表示生意十分难做,在美团这个平台的操控之下,很多商家被美团任意摆布,就有哈尔滨市的美团外卖原代理商赵洪表示,自己多年经营的阿城站被美团以整合的名义而收入麾下,自己成为了为他人做嫁衣的无辜人,50多万元资金付诸东流,下面空包网黑产认简单进行分析。
 
  “用心血运营的外卖站配合管理后竟跟我无关了!”
 
  2015年7月10日,赵洪举以哈尔滨骑士跑腿服务有限公司名义与美团外卖签订配送合同,投资建设美团外卖阿城站。
 
  “开始不赚钱,我只能一点点的投钱,租赁房屋场地、招聘骑手、还有购买电动车等投入大约有50多万元。运行到下半年,开始有了起色了,开始赚钱。”
 
  2015年11月初,美团外卖哈尔滨负责人王维明提出要求,说是为了方便哈尔滨地区的统一管理,让美团外卖阿城站、乐松站和三大动力路站合并成一家公司,由三大动力路站的王旭东担任法定代表人,新公司定为哈尔滨恒驰餐饮配送有限公司。
 
  赵洪举向哈尔滨美团外卖负责人多次反映相关情况,美团外卖黑吉区渠道经理谢凤宇、哈尔滨渠道经理王维明、王健等负责人表示无法处理这一情况,赵洪举也给黑吉区渠道经理谢凤宇的上级张志鹏打电话寻求解决方案,其也表示无法处理此事。随后赵洪举前往美团外卖总部反映“美团外卖阿城站、服装城站”代理权被恒驰公司占有的情况并寻求帮助。
 
  美团外卖总部相关负责人接待了赵洪举,赵洪举的诉求是不再与哈尔滨恒驰餐饮配送服务有限公司入股,“美团外卖服装城站”和“美团外卖阿城站”仍由自己的公司与北京三快在线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结算打款,“在北京望京的美团外卖总部,美团外卖一位负责人冀威给我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告诉我去和王旭东打官司,只要将入股协议解除,他们会将阿城归还给我们。”
 
  2019年5月,王旭东向赵洪举支付一笔40万元款项后,哈尔滨仲裁委员会作出裁决,解除赵洪举与王旭东于2017年10月27日签订的《入股协议》;王某某向赵洪举支付10万元;驳回赵洪举的其他仲裁请求。
 
  本以为美团外卖会信守承诺,赵洪举拿着裁决再到美团外卖总部找到负责此事的冀威,其称“我们归还不了你们阿城站,这个事我们不管了。”赵洪举万万没想到美团外卖的工作人员出尔反尔,承诺不兑现。赵洪举陷入了沉思,从最开始合并,到后来渠道经理让恒驰法人做假账,到后来的无人管这件事,到后来的官官相护,再到承诺不兑现,赵洪举实在不能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至此,赵洪举被彻底踢出局,与美团外卖再无一点关系。“明明是我一手创业运营的386号站点,怎么通过配合管理,到最后就消失不存在了呢?”“有了盈利开始,就一步步配合美团外卖的要求统一管理,到最后我就像一个皮球一样被踢出了局。”
 
  赵洪举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他希望能够得到更多人的关注,也希望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权益,他坚持认为自己在美团外卖的遭遇是不公平的,同时他也希望许许多多像他一样的创业者能够受到更多的保护。
 
  一份快餐背后的利益分配图谱
 
  那么,在美团外卖点一份快餐,饭店、美团、代理商、骑手、食客各自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他们利益如何分配?
 
  一般用户支出75元,加上商家减满等活动,一般会获得100元的资金使用权。这100元具体分配是,美团公司会拿走20元,其中美团外卖收走约10元的利润,代理商会拿走约10元,其中骑手每单5元,加盟代理毛利收走5元。
 
  数据显示,2015年是我国O2O快速发展的一年,而这当中最热的当属外卖行业。互联网大环境的影响以及用户订餐习惯的改变,都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外卖行业的快速发展。比达咨询发布的《2015年第1季度中国餐饮APP用户监测报告》显示:美团外卖APP用户活跃度为平均每人每天运行次数达2.91次,总运行次数达12831.7万次……
 
  2015年,赵洪举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阿城区做着“跑腿”生意,他并不知道上面的一组组数据,他只在跑腿的时候注意到有人开始叫“外卖”了,而且不少餐馆送餐的数量似乎超过了堂食的桌数。
 
  “2015年中旬,美团外卖在阿城地区正找人加盟,条件宽松几乎没有门槛,我第一时间就与当时负责加盟的美团外卖工作人员取得了联系,他也特别鼓励我加入创业,并承诺给予我帮助。”赵洪举坦言,他至今仍心存感激,加盟美团外卖后他将全部心血都放在了建设运营阿城站点,ID是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美团386号,“最开始我用一万多元在阿城租了一个门脸作为站点,送外卖用的电瓶车要1700元一辆,第一个找他应聘做外卖小哥叫李峰,是从乡下到阿城打工的农民工……”
 
  万事开头难,建设运营一个外卖站点并不简单,起初初中毕业的赵洪举开始了解互联网、OTO、后台数据分析、APP运营策略等,不过他也开始听到站点里几个外卖小哥私下的抱怨,“阿城知道美团外卖的人太少了,一天最多只有十几单,一个单一个人就算赚五元钱,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如去饭店端盘子”。
 
  选择外卖行业是幸运的,但是逆境中能够坚持下来则是非常难得的,赵洪举熬到了2015年的下旬。美团通过强力的宣传推广投入,越来越多的人下载并使用美团APP。
 
  空包网黑产认为,现如今商家中的美团外卖的订单已经成为了这个市场中不容忽视的数字,从当初刚刚起步的几单、十几单,到现在的上百单甚至二三百单,很多人在美团外卖的兴起之下,开始不断地提高自己店铺的知名度,获取的客流量和订单量也是十分多,曾经冷清的店铺开始热闹起来,很多人开始成为了外卖小哥,解决了很多人的工作问题。这些外卖小哥只要是生意好,一天在旺季的时候都能够有一个十分客观的收入。这样一个一举几得的举措满足了很多人的生存需求。但现如今这些商家在市场的竞争之下成为了牺牲品,不断地割肉来满足客户的需求以及美团外卖平台的需求,割肉的最后无疑是一种恶性循环来伤害这个市场。
 
  黑产空包网 http://www.kongbao90.com/
上一篇:发空包:“双11”订单配送高峰 快递员夫妻上阵闯难关    下一篇:空包单号有物流信息浅析:双11,中国再次让世界“惊了”!有...
空包网(www.kongbao90.com)单号网提供空包90 今天起充值50送VIP价格,充值100送代理商价格 !最便宜最专业的空包单号网空包代发平台!